川内优辉夺最难波马冠军 日本马拉松“强”在哪里?

[align=center]资料图。[\/align] 资料图。

  4月17日,备受全球跑友关注的第122届波士顿马拉松落下帷幕。本届波马遇到史上最恶劣的鬼天气,比赛当天全天中到大雨,气温很低,为了防止失温,很多精英选手也不得不穿上长袖进行比赛,可以说今年的波马是史上最艰难跑的一届。

  最终,日本最强公务员川内优辉凭着顽强的意志力战胜夺标热门非洲军团,夺得男子组冠军。而同样这块赛道,一年前川内优辉的同胞大迫杰夺得男子组季军。

  其实,日本人在波士顿马拉松赛上的惊艳表现早日声名远扬,早在1951年日本人田中茂树就夺得波士顿马拉松男子组冠军。此后1953年,1955年日本人再次夺得男子组冠军。而1965年、1966年更是夸张地包揽男子组前三,男子前四。1969年,日本人第6次夺得波士顿马拉松男子组冠军。1987年,名将濑古利彦以2小时09分26秒的日本人在波士顿马拉松赛上的最好成绩第7次问鼎波士顿马拉松男子组冠军。

  日本马拉松运动员频繁登顶世界最顶尖马拉松赛事领奖台,那么,同样是黄皮肤的我们,为何日本人可以在奥运会、世锦赛、世界六大大满贯等重要马拉松比赛中屡屡跑出好成绩,而我们却做不到呢?

  首先,任何一个运动项目的强大需要体现在综合实力的强大,仅仅在某一方面的强大不足以证明真正的强大。就好比我们每次提到长盛不衰的中国乒乓球一样,每当中国运动员包揽金银铜牌时,看似我们是赢在“技术先进”上,但其实是赢在“综合能力”上。

  这个“综合能力”包括了青少年梯队培养、训练环境(一流的陪练、一流的场馆、一流的科研等)、教练能力(职业训练背景、奥运大赛经历)、训练方法(方法创新、情报收集、对手分析)、外在因素(群众基础、企业赞助、媒体支持等)以及国球精神等。

  最近,日本马拉松运动员表现抢眼,屡次在国际上取得佳绩。刚刚结束的东京马拉松赛上,日本选手设乐悠太更是以2小时06分11秒的成绩打破男子马拉松亚洲纪录。

  因此,很多人开始探索日本马拉松成功之谜,有的人甚至将日本马拉松成功之谜归根于“呼吸法、姿势跑法”。

  呼吸节奏和方法和跑步技术对马拉松运动员来说固然重要,但只是决定比赛成绩的一个要素而已,还没有达到决定运动员到底能够跑多快的唯一要素。每名马拉松运动员的呼吸节奏、训练方法以及技术运用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跑步技术,有时候运动员摆臂时肩膀略有晃动,但是运动员如果能够掌握好身体重心的平衡和向前性,也可以借力发力,依靠惯性节省体力,因此技术没有最好,只有最适合,总是抓住技术做文章,不强调运动训练的马拉松成绩提高法就是耍流氓。

  所以,我们讨论日本马拉松为什么这么强,要全面分析,而非抓住某一个点去做“噱头”。

  日本马拉松到底“强”在哪里?

  一、举全国之力,将最好的长跑苗子主攻马拉松项目

  马拉松属于长距离耐力项目,培养周期比较长,运动员要想达到高水平需要教练做好长期的规划。例如:在选材方面,教练员不仅仅要看运动员的综合素质是否适合马拉松项目的发展,还要看运动员的吃苦耐劳精神和意志品质是否过硬,以及运动员身体指标能否承受后期大运动量、大强度的训练。

  我们都知道,中日两国竞技体育培养体制不同,在马拉松运动员培养上,日本是高校和俱乐部联手培养高水平中长跑运动员,而中国是“举国体制”培养模式,乒乓球、跳水等优势项目以奥运金牌为目标,相对培养周期比较长,培养机制也比较成熟和完善。而马拉松等成绩比较差的项目,短时间内很难在国际赛场上取得佳绩,所以整个培养体系就是围绕着国内最重要的比赛“全运会”做文章。所以,部门领导以及教练员在选材、训练方法运用等方面容易急功近利。

  目前,无论是各省市专业队中长跑教练,还是基层中长跑教练在选材、训练计划制定时首先想到的是各省市最看重的“全运会”,如何用最快的训练手段提高运动员的成绩打好“全运会”是关键,而不是循序渐进地打好基础,为运动员的长远发展考虑。

  所以,在运动员项目选择上,即使一些天赋比较好的队员或者未来很适合在马拉松项目中发展的运动员,教练员也不会按着马拉松训练模式去培养,导致最后从事马拉松训练的专业运动员基数越来越少,而且运动天赋也都是最差的。而日本恰恰相反,不仅从事专业马拉松训练的运动员最多,而且都是国内最好的中长跑苗子,旨在举全国之力,培养世界级的马拉松运动员。

  二、训练方法“够狠”,跑步技术更合理

  运动训练需要不断探索新的训练方法才能推进该项目的持续发展,也是竞技体育发展的最大魅力。在马拉松训练上,自古以来日本人就勤奋好学,喜欢钻研。日本的马拉松训练模式一直在创新,这也是为何日本马拉松水平一直能够保持在世界前列的主要原因。

  早在80年代,非洲军团开始崛起,非洲人的长跑天赋让日本人觉得要想战胜非洲人只能开创新的训练手段和快速找到适合自己的跑步技术。针对非洲选手在马拉松比赛中的不可战胜,日本率先提出“大运动量、大负荷”的马拉松训练模式,通过长距离有氧耐力提高运动员的耐力水平,弥补先天不足。

  1999年北京国际马拉松女子全程季军(2小时31分)山东队师姐李云霞教练曾在日本跟随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高桥尚子训练过两年,李教练说:在周期训练储备期间,日本马拉松运动员每天的运动负荷接近于一个全程马拉松,有时候会一天三练,但是强度要求没国内大,日本人喜欢跑公路、草地、土路,只有间歇训练的时候会在田径场进行,在日本训练期间最多一次课跑过16个2000米,而在山东队训练时跑10个2000米就感觉很多了。

  同时,日本人没有去模仿非洲人“大摆臂、大步幅”的跑步技术,而是根据亚洲人的特点,率先提出“快摆臂、高频率”适合亚洲人的经济性跑法。依靠先进的训练理念,日本人早在80年代初就训练出了儿玉泰介、宗茂等一批优秀选手。儿玉泰介更是在1986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上创造了2小时07分35秒的赛会纪录、并保持到2013年才被打破。

  进入21世纪,日本人高桥尚子、野口水木连续夺得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马拉松冠军。近几年随着世界马拉松运动的快速发展,日本人意识到仅靠有氧耐力强还不够,运动员的中距离跑能力也很重要。所以,不再满足闷头自己琢磨训练方法,开始不断地输送优秀的教练员、运动员到国外学习、交流,2017年波马男子全程季军大迫杰就是很好的成功案例。

  大迫杰常年在美国和中长跑名将法拉赫一起训练,他的3000米、5000米、10000米最好成绩已远远超过我们国家纪录,即使他最弱的一个项目1500米,3分40秒49的成绩放在我们国内比赛也可以轻松获得冠军。近几年一大批日本人半马可以轻松跑进63分,万米可以轻松跑进28分30秒,足以证明日本人在中距离项目上花了不少功夫。

  反观,我们国内专业队马拉松教练员的训练手段,基本还是围绕老一代教练员留下的一套训练体系,缺少自我创新精神,主动学习的积极性也不高,而且各省市之间,教练员和教练员之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否定前辈们这套训练体系,但是随着世界马拉松运动的发展,我们需要和世界接轨,需要不断创新训练手段。

  近几年,中国田径协会一直在办全国耐力项目高级教练员培训班,而且要求各省市中长跑教练员必须参加,但是整个培训过程主讲嘉宾几乎还是清一色的老教练或者是一些体育类院校只研究理论知识、并没有实践经验的讲师,而一些有潜力且已经在国内中长跑训练领域有所成就的年轻的教练员根本没有机会上台发言、交流。

  整个培训过程根本没有达到听取意见、吸取经验、总结教训、相互学习、相互促进的初衷,完全是一种为了完成上级任务带有功利性的“形式主义”培训。而期待拥有像短跑、投掷、跳跃等运动项目常年在外训练、比赛、学习的梦想,对于低谷中的中长跑项目来说就更别想了。

  三、日本人赢得比赛法宝之一“顽强的意志品质”

  本届波马遭遇史上最恶劣的天气,但是比赛环境对于每一名运动员来说是公平的,川内优辉能够在逆境中夺得这枚金牌除了自己具备较强的硬实力,更重要的是体现出日本人顽强的意志品质和强硬的比赛作风,这种意志品质是马拉松项目最需要的。

  在日本,不仅是马拉松运动员,所有人从小接受的教育中就比较注重意志品质的培养。顽强的意志品质也弥补了日本马拉松运动员的先天身体劣势(与非洲运动员相比)。日本人认为,天赋或许有限,但努力是无限的,辛勤的努力可以克服先天不足。

  此次,川内优辉在波士顿马拉松的惊艳表现告诉我们,亚洲马拉松选手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有一定难度,但这不是轻易放弃的理由,只有努力拼搏,逆境中求生存依然有机会赢得比赛的胜利。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日本运动员在国际马拉松比赛中明知道自己的水平不如非洲选手,也敢于去领跑,尝试拖垮和打乱对手的节奏,表现出很强的获胜欲望。而我们的马拉松运动员很少会这样做,除了大赛“重名次、轻成绩”的老观念外,拼劲和意志品质也逊色于日本马拉松运动员。

  而且,日本马拉松运动员对马拉松项目的深度理解以及锲而不舍的追求精神也值得我们去学习,她们会全身心地专注于每一次训练、每一场比赛,甚至业余时间都在谈训练、谈比赛,这是我们大多数运动员做不到的。

  四、日本马拉松浓厚的文化底蕴

  提起马拉松运动成绩,日本人早在1936年就拿到奥运会男子马拉松冠军,提起马拉松赛事,东京马拉松已成为亚洲唯一一个世界六大满贯赛事,提起马拉松运动品牌,亚瑟士、美津浓等运动品牌早已成为世界品牌,亚瑟士跑鞋甚至已成为跑者心目中的NO.1,日本马拉松已具有浓厚的运动文化底蕴。

  日本人不善于表达,但强调团队精神,而且意志品质比较顽强,而马拉松正是一个考验个人毅力、耐力的运动,非常符合日本匠人的精神。在日本,从事跑步的人很多,群众跑步基础和文化底蕴浓厚,群众基础看似和竞技体育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实际上关系却很大,例如:只有群众认可跑步、懂跑步、爱跑步,才能协助社会力量一起推动这项运动的持续发展。

  所以说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强大离不开群众基础和社会力量的推进。而且日本人不仅跑的快,还人人懂跑步,对马拉松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理解和认知,这一点是非常值得学习的。

  反观国内,2013年开始,跑步在国内出现井喷性的发展,围绕着马拉松为主题的赛事公司、运动品牌公司越来越多,原本这是一件好事情。然而,无论是赛事公司还是各大运动品牌公司并没有像日本一些企业那样拿出一部分资金扶持本国马拉松运动的发展,仅仅站在商业利益的角度出发,不仅没有给我们的运动员带来实际性的好处,甚至有时候还在比赛规则上想法遏制本国选手。

  例如:多数赛事优先起跑的永远是非洲军团,即使中国最顶尖运动员也只能站在外籍选手后排出发。还有一些赛事公司为了快速提高自己公司的知名度、影响力,宁可花高额美金邀请国外选手来参赛,也不愿扶持正处于低谷中的中长跑运动的发展。虽然,在比赛奖金设置上开始有针对本土选手的奖励,但也只是象征性的几千元。

  业余圈一直流行着“一双跑鞋跑到多少公里”就可以退役的说法,但在国内专业队,运动员的运动鞋大多都是自己买的,鞋破了,需要“补”,直到不能再“补”为止。在国内即使拿到马拉松全国冠军,部分省市给夺得冠军运动员的奖励也仅仅只有5000元。而东京马拉松赛上,日本给本土选手开出破全国纪录可获得1亿日元的高额奖励。

  而且,在日本整个民族对马拉松的热爱是发自肺腑的,无论政府还是赛事公司举办一场马拉松比赛首先想到的是怎样为运动员提供更好的服务,永远将跑者的利益放在首位,一些日本企业也在想法设法为运动员的训练、比赛提供资助。

  这种注重情怀、目光长远、愿意奉献的做事态度,不仅让日本马拉松水平一直保持在世界前列,也让日本的马拉松赛事之一“东京马拉松赛”短时间内便步入世界六大满贯行列,而日本生产的跑步运动产品之一:亚瑟士鞋的销量和影响力早已超过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成为跑者的首选。

  所以,日本马拉松的强大不是体现在某一个方面,而是全方位的。国家政策层面上的支持,培养体制上的重视,社会团体的奉献,群众体育的支撑以及教练、运动员的不懈努力都是推动日本马拉松不断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总之,日本人可以,中国人也应该可以。而且中国马拉松运动员也曾在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等国际马拉松赛场上取得过优异的成绩,说明中国马拉松运动员也是具备从事和有可能在马拉松项目上继续有所建树。

  当然,处在低谷中的中国马拉松运动急需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目前,我们和日本马拉松的差距还很大,学习和努力是我们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情。

  (98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