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兹或考虑抵制迈阿密赛 对赛事不作为感到心寒

[align=center]沃兹在迈阿密比赛中[\/align] 沃兹在迈阿密比赛中

  据外媒报道,沃兹尼亚奇正在考虑抵制迈阿密公开赛,其理由是不满赛事官方对其家人受到死亡威胁而做出的“淡漠”反应。

  上个月在迈阿密公开赛上,现世界第二击败了波多黎各选手普伊格。赛后,丹麦姑娘表示在比赛中听到观众对她的家人进行了死亡威胁。

  观众中大部分是亲普伊格的,而沃兹尼亚奇认为球迷们的坚定超出了界限,这是她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经历之一,同时,她也对赛事总监詹姆斯-布雷克“不经大脑”的反应感到非常失望。

  当时,前世界第四发表声明说:“在比赛中,我们有巡回赛和WTA的官员,以及场边安保人员。他们从未亲眼目睹过,也没被告知(有人)对球员或是她们的家人做出过任何具体的威胁。如果我们得到通知,那么情况将会立即得到处理。”

  丹麦姑娘对赛事官方缺乏的不作为感到愤怒,同时她还透露,该事件直接导致她难以入眠。

  “在那之后,我很可能有四或五天睡得很糟糕,我并不安心。”沃兹尼亚奇说。

  “我真的感觉很难受。我胃里有种不舒服(恶心)的感觉。大卫(李,她的未婚夫)也在那里,他甚至说:‘这太糟了,这不是办法。’”

  “我在迈阿密的经历很可怕,很希望我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了。”

  新科澳网冠军还对布雷克这种生硬的反应感到吃惊——要知道,后者三年前也曾在纽约遭到一名警察的不公正逮捕。

  “很明显,詹姆斯-布雷克自己也经历过这些事情,而我本来希望他会表达出立场,但他没有,那就是事实。”沃兹尼亚奇补充说。

  “我不知道谁写的它(那篇声明),我只是读到了它。显然,这让我感到有点儿沮丧,因为我并未感觉到他们对球员的支持,我并不觉得他们除了设法伪装得像是一切都很美外,还做了什么事。”

  “这真的不太好,大卫的侄女和侄子在赛后哭着跑过来,而(我们)不得不向他们解释,这是不正常的,这不是人们应该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这感觉很不好。”

  “我只是努力要忘掉这整件事,但我认为重要的是我发表了观点并说出了关于这件事的一些情况,因为我不认为这没什么。”

  过去,美国观众的问题也曾导致过抵制行为,最著名的是在2001年的种族主义事件后,小威也曾14年不参加印第安维尔斯赛。

  如今,由于沃兹尼亚奇正在认真地考虑抵制问题,迈阿密又要面临着在2019年失去比赛中另一个重要明星的情况。

  “我只是不得不做出决定,明年我是否想要回去参赛。我还没有做出那个决定。”她说。

  (月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