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超:我没作弊 与AI重合因为我做了大量研究

[align=center]疑似作弊者[\/align] 疑似作弊者

SINA_TEXT_PAGE_INFO[‘videoDatas0’] = [ { ad_state: ‘1’, pid: ‘1’, video_id: 256858930, \/\/vid pic: ‘\/\/n.sinaimg.\/front\/200\/w640h360\/20180426\/za96-fztkpin3177327.jpg’, \/\/节目列表小图 thumbUrl: ‘\/\/n.sinaimg.\/front\/200\/w640h360\/20180426\/za96-fztkpin3177327.jpg’, \/\/html5播放器上视频还未开始播显示的图片,可与pic相同 title: ‘视频-AI作弊嫌疑人:我没作弊’, \/\/标题 source: ”, \/\/视频发布来源。如:新华网。 url: ‘http:\/\/video.sina. .\/p\/sports\/go\/v\/doc\/2018-04-26\/135768216126.html’ }]; SinaPage.loadWidget({ trigger: { id: ‘videoList0′ }, require:[ { url: \”\/\/sjs2.sinajs.\/video\/sinaplayer\/js\/page\/player_v1.js\” }, { url: \”\/\/finance.sina. .\/other\/src\/sinaPageVideo2017.js\” } ], onAfterLoad: function () { new SinaPageVideo({ wrap:’videoList0’,\/\/播放器外层id videoList:SINA_TEXT_PAGE_INFO[‘videoDatas0’] }); } });

  据爆料,疑似有参赛选手使用人工智能作弊,在4月24日的丽水清韵杯全国业余围棋公开赛上执黑完胜胡煜清8段。此棋手在比赛中,手机始终放在胸前口袋中,手机摄像头一直对准棋盘。

  以下为相关链接:

  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了 线下赛疑似出现首例作弊

  胡煜清回应:觉得就像看了部大片 不做评论

  AI作弊嫌疑人行棋诡秘 赢棋时退让“稳如狗”

  疑似作弊者对手:没手机他像换个人 下得又慢又差

  时间过去了两日,新京报关于此次事件,对当事人刘超、刘超比赛中的对手胡煜清及赛场裁判长等进行了跟踪采访。

  胡煜清表示,赛后第一感是觉得这人棋挺厉害,但发觉他对于难度大的棋和“打吃”、“粘上”这种很简单的棋都保持匀速落子,所以从围棋技术的角度来讲,作弊的可能性很大。

  而当事人刘超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首先我声明自己没有作弊。有盘棋的对手跟我下了将近一百手的模仿棋,导致我那局棋一直下得很艰难。后面有很多人围观我,我本人患有一定抑郁症,当时在场非常紧张,有一个人甚至把脸贴到我脸上来,这样观察我,而且他们几个人围着我,导致我那局棋开局就不利。”

  以下为新京报记者对刘超进行的采访:

  记者:为什么要把手机放在上衣口袋,摄像头朝外?

  刘超:当时穿着衬衣,没穿外套。裤子的两个口袋,一个装了钱,一个装了充电宝。难道你会把手机的屏幕对外放在口袋里吗?

  记者:为什么携带耳机和女士折扇?

  刘超:我插上耳机听音乐,就是普通的耳机,这有什么问题?在比赛之前我把耳机拔掉了。下棋的棋手带把扇子有什么奇怪的,那是我在火车站随便买的。胡煜清说那是把女士折扇,我搞不懂他怎么看出是女士折扇的,他那明显是带有歧视的攻击性色彩的语言。

  记者:为什么你的棋局与人工智能重合度这么高?

  刘超:我从今年1月份开始研究围棋AI,并且我对AI的对局做了大量研究。他们根本没怎么使用过围棋AI,也没有做过研究,所以看到棋手棋局一样了,就兴奋的不得了,说对手使用AI了。

  清韵杯全国业余围棋公开赛的裁判长李守胜回忆当时的情况,刘超对刘汤颢的对局,本来刘超用时少,但手机被收上后他就超时负了。虽然大家对于AI作弊这件事是有心理预期的,但以为明后年才会遇到这样的案例,没想到这一天提前到来了。

  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常昊表示,业余棋手作弊其实没什么意义,本来下棋就是为了愉快。从职业角度,可能有奖金与名利的吸引,所以职业比赛需要很规范的措施。去年AI的出现,现在的职业比赛已经进行了一些调整,包括比赛的封盘和网络预选赛的取消。

  (杨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