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网站主编解释metoo困境 不处理金成龙因没权限

[align=center]金成龙九段(右)深陷性侵丑闻[\/align] 金成龙九段(右)深陷性侵丑闻

  在韩国爆出金成龙九段对戴安娜初段进行性骚扰的消息后,韩国棋迷和舆论要求韩国棋院对此进行处理的呼声越来越强烈。而韩国棋院以及棋院的伦理委员会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结果越来越受到巨大的压力和批评。

  4月26日一早,韩国《乌鹭网》登载了该网站主编郑容轸的文章,以他个人立场出发为韩国棋院进行了辩护。文章中表示,棋院不是不想对此进行处理,但是需要调查,而且很多棋迷要求的处理,棋院伦理委员会是没有这个权限的,也处理不了,只能努力证实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

  该文还表示,这种“性骚扰”是否能够处理,目前看来很难,因为既不是刑事犯罪,也不是民事可以处理的,所以韩国棋院碰到了难题。

  文章中说——

  这是一篇以个人言论的方式写的文章,可以算是一种告白,作为记者和围棋界的一员,我尽量不以主观的方式来进行判断,虽然会被骂,但是我只能继续说下去。

  戴安娜初段揭露的这件事情,就好像是被一个大白萝卜塞住了嘴一样,不知道说什么好。人们骚动着表示要进行法律诉讼,但是这些舆论只能添乱。现在韩国棋院总裁洪锡炫的对应似乎是有些过于迟钝,作为一名围棋人,谁都想赶紧将事态进行公正处理,早一些将影响降低到最小。棋迷们应该也不会希望扩大伤口吧,韩国棋院也是如此。但是和大多数希望迅速处理的人们的想法不同,作为有责任的团体,解决问题的方法和外界的想法是有距离的。

  首先考虑一下韩国棋院的立场。

  被害者的实名已经被披露了,加害者的名字也被说了出来。

[align=center][\/align]

  4月17日晚上,那篇关于性的暴行的文章在论坛上被贴出后,已经过了将近10天,金成龙九段聘请的律师一直表示:“正在确认事实关系,希望再等等。”除此之外,就没再听到过其他的反应。

  韩国棋院又没有强制搜查权,也不能强制要求传唤,还没有听到当事者自辨,没法进行任何处罚。这是工作上发生的道德上的问题,就是在法庭上也是会出现辩论的,在没有解明真相前,就被舆论压着,很难进行任何处罚。罪状明确前,所有都应该是适用无罪推定原则的,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都应该以客观的姿态来面对。所以,必须慎重再慎重地去解决,这是韩国棋院和伦理委员会的立场。

  韩国棋院不能对外说什么,只能无言。缜密一些说,戴安娜初段暴露出来的事件是对手恶意使用个人的上下关系,进行性骚扰的范畴,也就是具有性犯罪疑惑的卑劣事件。金成龙九段作为韩国棋院的棋士,这是他的个人行为,导致了韩国棋院也受到了公众舆论的批评。过去,有名的围棋道场因为盗摄摄像机的丑闻以及私设的围棋少儿学院,可韩国棋院的行政力管辖不到,结果受到了批评。韩国棋院认为那都是自己不应该道歉和解释的事情,坚持了自己的立场。所以目前韩国棋院对此不进行回应,期待水波沉静化,就是受到批评,也稍微放一放,等待事情确实解明后再进行对应,也是一番苦心。

  漠然和进行推测,那是写小说,看看4月20日伦理委员会对于这次事件调查后的法律解释就知道了,在这次会议后,伦理委员会总结了三条。

  1,这件事情既不是刑事案件也不是民事案件。

  2,在确认事件事实前,无法进行处理或者给出处理的建议。

  3,伦理委员会只是确认事实的机构。

[align=center][\/align]

  这是法律是否适用的问题,伦理委员会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事实确认,金成龙九段自己不承认的情况下,还需要花更多的时间。

  所以,需要对懂得法律的人进行咨询。

  实际上,根据懂得法律的人的介绍,法理上,强奸罪是个人自诉罪(原文如此,看来中韩法律法理不同,在中国强奸罪属于检察机关公诉的罪名),刑事告诉期是发案后6个月,民事上的损害赔偿是必须在3年内提出民事诉讼。而这次的事件发生已经过去了10年,法律时效已经消灭了。此外刑事诉讼没有公诉权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处罚也是一个疑问。

  法律咨询的人表示:“理论上,目前发生的ME TOO行为,在国民和社会的氛围下,加害者反而诬告名誉损毁的情况是比较难的。但是看看,戴安娜初段其实得不到什么好处,在有具体证人和证据的情况下,也许可以以名誉损毁打官司。不过如果就这件事情提起诉讼的话,我个人认为很难。”

  此外,另一名法律关系者说,现行法律上,ME TOO 这个说法是违法的,事实是需要证据的,所以依旧是有损害名誉的问题存在。当然在法律界,目前也在就ME TOO进行适应社会舆论的讨论,改正刑法的条例。

  第二,如果理解了韩国棋院的立场,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下面发生的事情。

  现在韩国棋院的制度,伦理委员会不是一个组织,就是讨论惩罚的话,也必须是运营委员会判断后,给出决定手续。韩国棋院的常任理事会即运营委员会在考虑到ME TOO问题后,临时设立了伦理委员会。可是,在出现了本次事件后,因为缺乏可遵循的章程,所以无法给出处罚,结果在舆论的面前显示了消极的姿态。

  只对被害者进行口头上的调查是困难的。这件事情给了围棋界以打击,需要自我涤荡。外界认为,协会需要快速和强力的对应姿态。金九段的代理人和律师如果不快速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解释的话,就应该马上给予处罚通告。现在的伦理委员会中有在职的检察官,所以完全可以在法理上给予万全的引用。可是这都是外界不了解的人的一般观点。

  如果没有辨明真伪是没法进行开除的。学界和体育界就是因为ME TOO事件无法进行快速的停职处罚,担心后续的手续问题,所以一直处于踌躇状态。

  围棋也是体育,大韩体育会运营的体育公共委员会也有这样的事例,所以只能忍耐。体育公共委员会的下属的体育协会和地方体育会如果对处罚不服的话,是可以申请复议和再复议的。发生问题后,该体育协会做出的处罚,是可能被大韩体育公共委员会再审议后取消的。韩国棋院伦理委员会如果不解明真相就进行处罚,结果递交到公共委员会后,再被以事实不清打回来,那必然会导致事件的案牍长期化。也不利于事件的解决。

  不过,韩国棋院伦理委员会和董事会没有经过合适的流程和对外发布,就将事件进行了不透明的处理,这是不自信的表现。金成龙九段自己辞职,也被所属俱乐部解职,并且从韩国棋院的宣传理事下台,这些都没有正式对外宣布,或者是不愿意对外公布。这一系列的后续发展,是在4月23日的内部论坛上,由韩国棋院事务总长刘昌赫贴出了长文后才知道的,但是这时候也只是对职业棋手们进行了公开。随后粉丝们在看了24日《中央日报》的文章后才知道了这一切。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能够早一些公开的话,粉丝们的怨气也许能够少一点。韩国棋院解决事态的决心和意志、职业棋手之间的氛围总算是和缓了一些,可是只在内部论坛公开这一点,没有考虑到粉丝们的态度。

  是谁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外部不知道。金成龙九段为什么辞职下课,这也没有任何说法。这对于事件的水落石出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给人以围棋界丢脸的感觉。最近对于体育界最为重要的赞助商,也会考虑这一点吧,我非常担心,韩国棋院难道不考虑这些么?如果不能消除消极的舆论的话,事情会变得更加困难起来吧。

  (周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