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化的脆弱性和脆弱性评估

全球变化脆弱性评估的目标是组织利益相关者来应付全球变化的影响(Schr6ter等,2005)。在全球环境变化的人类方面研究,相对于较为熟悉的“影响”途径,越来越多的意见倾向于“脆弱性”评估(例如,Downing,2000;KellyandAdger,2000;Liverman,2001;McCarthy等,2001;国家研究委员会,1999;Parry,2001;Turner等,2003)。本节脆弱性一般定义为“弱点的暴露程度、相关灵敏度和适应能力的函数”。只有当人类一环境系统不仅暴露及感受到变化并且还不能应付变化时,才被认为由全球变化造成的紧张所带来的影响是脆弱的。相反,当系统表现出顽强的适应能力时,则被认为是(相对地)可承受的(Finan等,2002)。对前一种情况,采用一些预防性措施来缓解全球变化可能造成的生态、社会和经济的破坏,然而对后一种情况则较少有关注和行动的理由了。因此,脆弱性评估是可持续性科学的必要部分,或者是用来保护今天及将来社会及生态资源的基础研究(Clark和Dickson,2003;Kates等,2001)。脆弱性与“影响”观点的根本差别在于前者强调约束或者使人类一环境耦合系统能够适应紧张的因素,而后者更注重于系统的灵敏度,不能指出在某个给定的紧张度和灵敏度结合的情况下能否进行有效的适应。事实上,该差别在气候变化冲击的经验性研究中比在概念性的基础上应用得多。很长时间以来,适应一直处于降低环境紧张脆弱性争论的中心(Turner等,2003)。即使在早期的气候变化影响经典模型(例如,Kates,1985)中也不排除适应过程,在更广泛的风险及灾害(例如,Burton等,1978;Cutter,1996;Kasperson等,1988)和食品安全(例如,B^hle等,1994;Downing,1991)的相关文献中也有相似的应用。所以近期对“全球变化的脆弱性”的极大兴趣并不是概念性革命的结果——虽然理论在发展(例Adger和Kelly,1999)―它仅是对适应能力陷入了经验性研究方式的状况表示普遍的不满,以及相应的需要,如果全球变化模型要改进的话,重新与该概念关联。Polsky等(2003)提议,关于全球的变化脆弱性成功的经验性研究应该满足下列五个(相互交错的)标准:(1)表现出基于地域的关注点;(2)对未来趋势与历史事件等同研究;(3)将各种紧张处理为多重的和相互作用的,而不是单一的或多个独立的;(4)不仅包括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还包括当地(本土或用户相关)的知识;(5)测定适应能力是如何在人群中和人群间变化的。最后一条标准对定义干128干早与水危机:科学、技术和管理旱脆弱性特别重要。至少在美国,公共机构以预防和反应方式响应千旱的主要途径是,一方面调节,另一方面设计和发布新技术。当然,个人应该积极地参与缓解干旱的行动中,但我们确信,当前最重要的一整套适应干旱影响的方法与公共机构相关联(详见第三、第四部分)。很难作出一个量化模型来说明机构是如何增强和削弱适应能力的。在气候变化环境中该难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fl化模型的好坏在关于气候变化的可能影响和相关政策性响应的争论中占据了核心地位。大部分模型越于新古典主义经济理论,其中机构调停冲突的作用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分被忽视了。在这些情况中,个别人的观点认为,所有的人(模型化的行动者)是“经济上是合理的”。这些模型化的行动者将“完美地”(即瞬间地和最大个人利益地)执行任何和所有对气候变化的必须适应。在这种情况下,机构影响社会响应的作用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微不足道的,或者即使有意义也是同等重要的,因此总是认为不值得再确定具体模型。该途径的经典例子是Mendelsohn等人(1994)有影响力的关于气候变化对美国农业影响的李嘉图分析。该方法使用了回归模型来评估气候相对于其他重要因素,如人口密度和土壤质量在农业土地价值计算中的重要性(美国内毗邻的各州)。将历史气候与土地价值的统计关系与假设的气候变化相乘来预计气候变化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不出意料,根据上述“完美的”适应能力,对经济影响以精确的利润来判断,其结果比其他研究低,在那些研究中,不允许模型中各元素作出任何响应(即适应能力被假设为0)。当然,如果假设适应能力为0是不实际的话,那么假设适应能力为完美的也是不实际的。例如,当农场主选择通过夏季休耕还是多种经营来抗旱时,支持他决策的因素可能取决于农业推广部门的意见一他可能把或不把农场主的利益最大化作为优先考虑的因素(Riebsame,1983)。因此原则上,较现实的方法是将一些遗漏的情况结合在模型中(Hanemami,2000)。在因气候变化造成恶化的干旱体系的地区,机构的影响应该是特别重要的。Pdsky(2004)修改了李嘉图的基本框架来研究机构是如何调整农业气候灵敏度的。在美国大草原农业土地价值分析中,同时在多空间范围分析了统计关系:全地区(446县),中等范围(以Ogallala含水层)分界的两个分区:\/丨丨=209;\/z2=237)和对小范围(许多小县;平均w=7)。对所分析6年中的每一年,回归模型对以Ogallala含水层分界的两个分区的配合好于大草原的其他地区。与模型适配的差别以1969年为最小,1974、1978和1982年为最大,1987和1992年为中等,这说明相对于大草原其他地区,未明确的因素减缓了Ogallala土地价值的波动。Ogallala的特点是高科技应对干旱和进行灌溉而设置的自然资源管理机构。因此—个假设是,两个分区之间机构的形式和功能差别表明了两个分区气候灵敏度的差另lj(EmelandRobert,1988)。很明显,对该假设的验证需要对这些机构获取和传播知识的方式进行深入的研究。\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