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崩危险度评价

\r 试验和观测表明,我国季节性雪崩区,每年春季(2—4月)的旬平均气 温分别由一5?一15°C逐渐上升到0°C。在持续时间较长的晴天中,气温很快 上升,积雪表面融化,融水通过松散雪层迅速下渗,而使整个雪层温度上 升趋于0°C导致积雪强度突然降低(如细雪在一 16°C时内聚力为3.7 kPa;\r (TC时为19. 6?88. 3 Pa)。在积雪内聚力减少的情况下,特别是积雪底部深 霜层被融水融蚀为粒雪或滑动面上有融水时,最容易发生全层湿雪雪崩。 因此,我国危害性较大的湿雪全层雪崩主要发生在春季气温回升和融雪 时期。\r 川西、滇北、藏东南气候的基本特点相互差别很大。由变化幅度来看,\r 垂直变化更甚于水平变化。逐日平均气温<0°C日数是雪崩形成的冷储条件。\r 根据当地气象台(站)资料,如波密地区温度梯度为0.006 K\/m。在海拔 3800 m的山地,3月底4月初逐日平均气温上升到0°C,积雪开始融化,丨湿雪 雪崩发生。随着逐日平均气温0°C等温线的上升,湿雪雪崩发生区的高度亦上 升,故同一雪崩沟槽中,每年都发生多次湿雪全层雪崩。\r 雪崩危险度评价是雪崩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多雪国家对此非常重视,如瑞士,国家统一*制定了雪崩危险区划与制图(avalanche~hazard zoning andmapping)准则,并要求在山区所有的社区都必须执行。这一准则根据冲击力与频率将雪崩危险地域分成四种类型,即危险最大的红色地域,中度危险的蓝色地域,危险性很小的黄色地域和无危险的白色地域(图4. 7)。雪崩危险图直接为土地利用规划服务。俄罗斯雪崩研究历史长,雪崩危险评价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独特方法,他们根据积雪厚度、雪崩发生次数、有雪崩危险的降雪次数和降雪的最大强度将其分成7种类型并制图。这些评价紧密结合当地实际,从而直接为经济建设服务。\r 然而,在评价方法上,虽然各国各地的评价方法有所差异,但一般是根据一地的雪崩发生次数、规模和损害状况等的统计数据和实地分布状况来划分危险程度不等的区域或类型,因而无法应用于这类资料短缺的地域。同时,很少从发生机制或形成条件上选取参评因素, 因而必然会影响雪崩防治的针对性及效果。分析雪崩灾害发生过程发现,雪 崩危险度评价可以分为发生危险度评价和到达危险度评价。前者是指雪崩发 生的危险程度或可能性大小,后者则为雪崩发生后到达某一特定点位的危险程度或可能性大小,这一点位已有或拟建建筑物、交通道路、桥梁或其他设 施,或有某些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自然物,如河流。发生危险度历来是雪崩 研究的一个主要方向。\r 影响雪崩发生的因素很多,包括积雪厚度、含水率、深霜的厚度及类型、 密度、雪晶大小与形状、雪层结构、硬度、雪温与温度梯度、坡度、植被类 型与覆盖度、风、降雪与吹雪、稳定积雪期的长短、地形切割深度及其他外 部因素(如人畜行走、滚石等)等等。一般来说,不可能全部利用这些因素 来进行雪崩发生危险度评价,而只能从中选取若干主导因素。可以将其分为 两类:一类属于积雪的自身属性,包括积雪厚度、含水率和密度等;另一类 则为环境条件,包括坡度、植被状况和风等。\r 积雪的属性多,而且随时间不断变化:既有快的变化,如湿雪含水率的 日变化;也有较慢的变化,如雪晶的稳定粗化。它们彼此紧密联系,相互影 响,因而其关系异常复杂,主次关系也因时因地而异。例如含水率,对于干 雪来说,不存在这一因素,但对于湿雪而言,则它与雪粒粒径共同引起积雪 黏滞度(把积雪当成一种黏滞流体)的降低。然而,从根本上来说,积雪是 气候的产物,也是气候的组成部分,一地的气候特征决定了该地积雪的属性 或特征。研究显示,雪的密实化过程与雪的荷载或深度的关系不如其与一些 雪的属性的关系重要,这些属性包括雪晶与雪晶聚合特征、雪温和含水状况 等,它们主要受气候控制。所以,可以选取气候因素来替代众多的积雪属性 (因素)。不过,积雪厚度较为特殊,由风和地形等所产生的雪的重新分配可 以产生很大的差异,植被也可以使积雪空间分布产生很强的非均匀性,故必 须把其列作一个单独的参评因素。但气候也是个非常复杂的自然要素,包括 水、热等基本因子,且每个因子都需要两个以上的指标来衡量。如热量仅用 积温指标的话,就不能反映其时间分配状况,而这一特征对积雪属性的形成 非常重要。由于气候具有区域性,因此可以在气候区划的基础上再利用积雪厚度和其他环境因子来评价雪崩发生危险度。\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